滳滳車主下載app注冊

追更人數:45人

請選擇:


→ 注冊成為滴滴司機

→ 下載滴滴車主接單app

→ 下載滴滴出行乘客打車app


10874.txt.jpg

滳滳車主下載app注冊



    周依依帶著一身的氣,出門上班去了,這一幕全部都落在徐麗琴的眼中。

    徐麗琴還以為滴滴給她女兒氣受了,對他哪里還能有好臉色?

    “啊,媽,我早上睡得死,沒聽到?!钡蔚蔚椭^,撒謊道。

    不是沒聽到,因為他壓根就不在房間里啊。

    當然,這事是沒辦法如實說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這個家你要是不想待了的話,趁早收拾東西有多遠給我滾多遠?!?/span>

    “我女兒天天起早貪黑的上班賺錢容易嘛,供你吃供你穿的,還要受你氣是吧?”

    “再有下次,看我不把你趕出去。愣著干什么,還不去把衣服洗了!”

    徐麗琴想起早上周依依滿臉傷心委屈的模樣,就一陣心疼。

    還不是滴滴鬧的?

    “哎,好,我馬上去洗?!钡蔚螞]敢反駁什么,特別是丈母娘的話,更不敢頂嘴了。

    見徐麗琴氣沖沖的回了房間,毛毛這才乖巧的把腦袋從滴滴的懷里鉆了出來。

    “粑粑,你是不是惹麻麻生氣了?”毛毛開口問來。

    “沒有啊?!钡蔚蜗肓讼?,好像沒怎么惹到周依依啊。

    “麻麻去上班之前,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呢,還讓我一個人在家好好寫作業練鋼琴?!?/span>

    毛毛撅著嘴巴,稍稍的揚著小腦袋,似乎在回憶著什么。

    滴滴一陣汗顏,雖說女人心海底針,可自己真想不到怎么惹到媳婦生氣了???

    難道,還在誤會他用減肥茶熬粥?

    貌似,只有這種可能性了。

    “毛毛啊,你知不知道媽媽最喜歡什么?!钡蔚蜗胫?,要不給媳婦送個禮物,好好的解釋一番。

    或者,親手做一份藥膳養生粥,給周依依親眼看一遍,這誤會不就解除了嘛。

    “粑粑好笨,女人都是‘包’治百病的啊,我同學都說,每次她麻麻生氣的時候,她粑粑都送包包的?!?/span>

    毛毛稍思索了一番,歪著小腦袋說來。

    滴滴嘴里不斷嘀咕著,包治百???

    說的好像挺有那么點道理。

    關鍵是,他對女士包也不了解啊。

    要不,等會抽空問一下吳寶珠,她一個模特,肯定更了解女人。

    這么想來,滴滴的心情頓時舒暢開來。

    然后抱著女兒去了樓上,讓毛毛先練鋼琴,下午祁安琪還要來家里給她上課呢。

    緊接著就去了洗衣房。

    這倒不是什么麻煩活,只要把臟衣服放進洗衣機,洗好之后掛起來晾干就行。

    將臟衣服放進洗衣機之前,滴滴習慣性的將衣服褲子的兜都掏了一遍,以免里面放了什么不能碰水的東西一起洗了。

    可意外發現,老丈人周盛民的褲兜里,裝著不少票據。

    滴滴攤開一看,不禁眉頭緊皺。

    這票據都是銀行轉賬匯款回折單。

    上面從最小的五千到最大一筆十萬不等,短短一周的時間內,已經轉出去了整整二十萬。

    關鍵是,所有的收款人都是不同的陌生人,并不是周家的什么親戚朋友。

    老丈人這是在搞什么呢?

    滴滴狐疑的將票據收了起來,這才將所有的舊衣服都放進了洗衣機。

    從洗衣房走出來后,滴滴見丈母娘徐麗琴明顯精心打扮了一番,看樣子要出門。

    “媽,衣服都洗著呢。我看依依的衣服都不在,要不您上去她房間看看有沒有要洗的衣服?!?/span>

    “正好今天氣好,需要洗的就一塊就手洗了?!?/span>

    徐麗琴聞聲,回頭瞥了滴滴一眼,沒好氣道,“你是沒長手呢還是沒長腳,自己不會上去拿是嗎?”

    “什么都讓我去做,要你干什么吃的?天天窩在房間里睡大覺是吧!”

    滴滴額頭一陣黑線,他這不是擔心進了依依的房間,讓丈母娘多疑嗎?

    而且,自己也就今天從降龍山別墅回來的晚了點而已,平時他哪天不是家里第一個起床,為全家人做早餐?

    “爸他在嗎?”滴滴試探著問了一聲。

    心想著,應該問問老丈人那些匯款單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覺被人給騙了呢?

    一般針對老年人的詐騙,無非就是推銷保健品啥的。

    再不濟,周盛民愛好逛古玩街,以他那眼力勁,無一例外的買到贗品。

    可,最近滴滴也沒見到老丈人往家里拎什么亂七八糟的保健品啊。

    至于古玩文物,若周盛民盤了什么物件,肯定也會第一個跟他炫耀。

    這些全都沒有!

    “這個老東西,一天到晚不著家,早晚死在外面!”

    徐麗琴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這話已經給了滴滴答案。

    周盛民一大早就出門了,還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滴滴想著等老丈人回來,再問他也不遲。

    于是笑著問向丈母娘,“媽,您穿這身可真年輕,是去打麻將嗎,要不我開車送您過去啊,走下去還挺遠的?!?/span>

    徐麗琴站在落地鏡前,對于滴滴的恭維還是有幾分受用的。

    臉上的溫怒之色也舒展了許多。

    果然,不管什么年紀的女人,都希望別人夸贊自己年輕。

    “不用了。我陪你梁阿姨去參加一個高端聚會,你在家好好看門,哪也別去!”

    徐麗琴轉身從衣架上拿起一條絲巾掛在脖子上,看也沒看滴滴一眼,出門了。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上鋼琴課可不可以===

    滴滴很自然的將胳膊從祁安琪的手中抽了回來。

    可能是祁安琪太過緊張的緣故,纖細的手指抓著滴滴胳膊死死的。

    當注意到滴滴的動作時,她有些慌亂的低著頭,理了下碎劉海。

    “那是好事啊?!钡蔚涡χf來。

    “恩恩,這事我已經跟依依說過了,每天放學之后,我會帶著毛毛去琴房多上兩個小時的課?!?/span>

    祁安琪依然低著頭,不敢跟滴滴對視。

    看起來瘦弱……額,也不算瘦弱的身板,繃的很直,后背稍貼在樓梯拐角處的墻壁上。

    滴滴眉頭微皺,頓了一下還開口,“這樣,會不會對毛毛來說,負擔太重了?她還這么小……”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祁安琪打斷了。

    “毛毛有這個天賦,幾乎是我的見過最聰敏的孩子了,要是小時候都不上心抓緊點的話,那就是對孩子的不負責任!”

    “你要是覺得接毛毛放學時間太晚,我每天可以送毛毛回來的?!?/span>

    祁安琪說到這里時,一臉認真,抬眸看向滴滴。

    滴滴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還是沒有立即答應下來。

    “這樣吧,還是讓毛毛自己決定吧。雖然她放學回來,也會主動練琴,但喜歡主動去做,和強制她去做,是兩碼事?!?/span>

    祁安琪愣了下,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好,等會我問一下毛毛的意見?!?/span>

    說完,稍低著頭轉身走開了,重新回到了毛毛的房間。

    滴滴搖了搖頭,也沒再多說什么。

    在他看來,幾歲的小孩子而已,天天玩的開心就好了。

    如果不是看得出來,女兒真心喜歡彈鋼琴的話,這周末的私教課,他都不想讓女兒上。

    天天帶著女兒出去玩不好嗎?

    當然,這也是滴滴自己的想法,周依依也肯定不會答應的。

    滴滴出門后,直接去了星源藥鋪。

    古氏兄妹兩人正在吃飯,一人端著一碗面條,埋頭吸溜著。

    “怎么就吃這個?”

    滴滴到了后院,看到這一幕后,眉頭微皺。

    他記得專門給了古一不少零花錢呢,兩人又不出去,還能沒錢吃飯嗎?

    古一聽到聲音后,身子打了個激靈,猛地站起身來,嘴里支支吾吾的解釋著,“這,這面條挺好吃的,我妹妹也愛吃?!?/span>

    古桐看著滴滴一臉嚴肅,也忙跟著解釋道:“大哥哥,隔壁王爺爺做的面條,真的好吃呢?!?/span>

    滴滴看這兄妹倆低著頭,明知道他們在撒謊。

    就算再好吃的面條,還有不喜歡吃肉的?

    何況,他們還這么小。

    滴滴坐了下來,抬頭問來,“不喜歡吃肉嗎?”

    古一的腦袋頓時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古桐年紀雖小,但十分聰明,知道滴滴生氣了,伸手抓著他的胳膊,認錯道:“大哥哥,您別怪我哥,是我要他把錢全給那要飯的老爺爺的?!?/span>

    “而且能吃飽就好了,沒必要亂花錢?!?/span>

    想想在見到滴滴以前,他們兄妹倆露宿街頭,幾天吃不上一頓飽飯都是常事。

    如今,對于他們來說,已經十分知足了。

    “什么要飯的老爺爺?”滴滴疑惑道。

    這時,古桐才將前因后果說了一通。

    原來,幾天前,古一帶著妹妹去后街吃飯的時候,偶然碰到一個要飯的老年人。

    古桐一時心善,便讓哥哥將兜里的錢,基本上全都給那位要飯的老爺爺了。

    只留下了不到一百塊錢的零花錢,每天都在吃面條,勉強夠他們兩人的伙食費。

    “那這炸雞,你們不喜歡吃咯?”

    滴滴沒有過多責備,只是古桐如此懂事的模樣,讓人看著心疼。

    滴滴說話間,便將手里拎著的飯盒打開,里面滿滿的都是金黃色的炸雞。

    看到后,古一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

    古桐離得近,聞到那炸雞的香味時,也不敢回話了。

    滴滴笑了笑,“給你們帶的,吃吧?!?/span>

    古氏兄妹倆猶豫了一下,坐下來乖巧的拿起了飯盒中的炸雞。

    然后,滴滴一臉嚴厲的看向古一,吩咐道,“你妹妹還小,以后不準給她老吃這么沒營養的東西了,沒錢花了干嘛不跟我說?”

    說到這里的時候,滴滴頓了一下,“算了,反正你們也馬上要離開這里了?!?/span>

    聽到這話,古氏兄妹倆嘴里咬著的炸雞,同時停住了。

    古桐將手里的炸雞放了下來,頓時眼眶微紅,鼓著淚花。

    “大哥哥,你是要趕我們離開嗎?”

    古一愣了一下,眼神明顯有些慌亂,連忙開口道:“宇哥,我一身子力氣,可以出去打工賺錢,保證不跟在您身邊白吃白喝?!?/span>

    “我只想跟在您身邊,求求您不要趕我們離開好不好?”

    滴滴聽完,知道這兄妹倆誤會了。

    “是這樣的,你們兄妹倆年紀還這么小,正是上學讀書的年紀,天天待在這藥鋪里也不是個事?!?/span>

    “下午,會有人來接你們換一個地方住,離這不算遠,還是在龍城市?!?/span>

    “到時候,唐老先生會給你們安排學校讀書。你們在外面,就說唐老先生是你們舅舅,明白嗎?”

    滴滴的話音落下,古桐和古一兄妹倆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低著頭,誰都沒敢搭話。

    對于滴滴的話,他們全都言聽計從。

    只是,如果讓他們選擇的話,兄妹倆肯定會選擇待在滴滴的身邊。

    “放心吧,你們每天都能見到我,不用這副樣子?!?/span>

    “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吧?!钡蔚沃噶酥缸郎系恼u,道。么簡單的想法而已。

    “看你這小心眼的樣,就算你去了降龍山,我還能少了你的煉肌液不成?”

    滴滴故意轉移了話題,拎著古一就去了后院。

    也沒什么廢話,拉開了架勢就開打。

    每天跟古一和王文斌對打進行煉骨,已經成了滴滴的習慣了。

    盡管,對于滴滴來說,這種煉骨的方式,效果越來越小。

    說到底,不管是古一還是王文斌,還做不到完全不遺余力的出手,生怕真的傷到了滴滴。

    盡管,哪怕他們每次被逼到了極限,也難傷滴滴分毫。

    不過二十幾分鐘的功夫,古一便坐在了地上,大口穿著粗氣,沖著滴滴忙擺手。

    “宇哥,我不行了?!?/span>

    古一耗盡了身上最后一絲力氣,整個身體的肌肉都有些麻了。

    滴滴笑了笑,“還不錯,快有一千二百斤的力量了?!?/span>

    緊接著,轉身去藥柜拿了兩個強化版的煉肌液,丟給了古一,讓他進去藥浴。

    這個時候進行煉肌液的藥浴,能讓身體肌肉更好的吸收藥效。

    古一看著小小的藥包,兩眼放光,手里抓著藥包從地上爬起來后,便直奔診療室內間的浴室去了。

    就在這時候,滴滴猛地轉頭看向后院門口的方向。

    故意冷喝了聲,“跟誰學的鬼鬼祟祟的,還不滾過來?!?/span>

    話音落下,就見王文斌嬉皮笑臉的從門口探出身來。

    “夏少爺,您要不要休息會?”

    王文斌可被滴滴給收拾怕了,現在看到滴滴,心里都打怵。

    “不想要煉肌液了?”滴滴笑了笑,淡淡開口。

    王文斌額頭一陣黑線,嘗到了煉肌液對于身體的淬煉功效,他哪還能不想要?

    “夏少爺,我能花錢買嘛?我爸聽說我找了個女朋友,專門給我打了兩百萬零花錢呢?!蓖跷谋笤囂街f來。

    “不行哦,我對錢沒什么興趣?!钡蔚涡χ鴵u了搖頭,走過來一腳把王文斌踹到了后院中。

    半個時辰后,王文斌鼻青臉腫的趴在地上,怎么都不愿意起來了。

    滴滴身上也中了不少拳頭,隱隱感覺到骨骼作痛。

    他沒想到的是,王文斌的暗勁之中,隱約有了內化真氣的跡象。

    滴滴走了過去,忍不住踢了對方一腳,明明還有十分之一的力氣沒使出來呢,這就裝不行了!

    而后蹲了下來,笑著問來,“我這有大還丹,想不想要?”

    聽到這話,王文斌回光返照似的蹭的爬了起來,呼吸急促道,“夏少爺,你真有?”

===第四百五十九章 炎黃醫經===

前幾天,寶利來拍賣行,拍出迄今為止最大的一單生意。

    一顆三紋大還丹,以一百三十七億的天價被京都秦家拍得。

    一周后,京都秦家便多出了一名可真氣外放的武道宗師!

    這消息起初只在京都上流圈子流傳,后來整個華夏古武界都傳開了。

    一時間三紋大還丹再現于世,古武界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王文斌前幾天跟朋友喝酒時,偶然聽到了這個消息,當即羨慕的不行。

    “你等下?!?/span>

    滴滴說罷,轉身走進了煉藥房,隨即取了一顆大還丹出來。

    王文斌看到后,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三紋大還丹,跟傳聞中描述的一模一樣!

    “去煉藥房內間服下,如果強忍不住的話,就叫我,我在外面幫你守著!”

    滴滴也沒廢話,隨手將大還丹丟給了王文斌。

    王文斌小心翼翼的將大還丹捧在手心里,還跟做夢似的,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夏,夏少爺……”王文斌激動的話都說不利索了,簡直不知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

    索性伸手緊緊的保住了滴滴,泣不成聲!

    “滾犢子,我可對你沒興趣,別跟我玩深情脈脈這一套!”

    滴滴笑罵著,一腳踢在王文斌的屁股上。

    王文斌傻笑著,扭頭又鄭重的沖著滴滴點了點頭,一臉嚴肅。

    頓時,王文斌的臉面成了豬肝色。


    “對啊,把能打的全叫上來吧。別上來這樣的豬頭了,浪費我時間!”

    滴滴說話間,還指了指正在被工作人員抬下去的黑桑。

? 上一篇 下一篇 ?
網站分類
推薦
2012中文在线观看免费高清_最新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_欧美日韩精品不卡视频_免费老师穿黑色丝袜啪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