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來吧全文免費閱讀

追更人數:245人

小說介紹:一次意外,身為有夫之婦的岑喬認識了一個神秘男人。對方姓名不詳,職業不詳,婚配不詳。卻總在她最狼狽的時候對她施以援手。


總裁來吧全文免費閱讀開始閱讀>>


10110.jpg
    終究是破產了。

    后來商臨均便沒有把心思在放在他們身上了,畢竟他清楚,對于那些享受慣了榮華富貴的人,一朝重新回到貧窮之時,那才是他們真正的苦難之時。

    可是商臨均現在看著仍舊很是精神,還有心思朝著喬喬飛眼刀子的女人,只覺得當初他果然過于仁慈了些。

    被商臨均肆意嘲諷了一句,步歡顏臉色立刻慘白了起來。

    即使當初她被父親二話不說的就嫁給了那個粗俗的男人,可是在她的心里,有好感的人一直是眼前這個人。

    他即使站在普通的百貨超市打扮的平凡,氣質也仍然是鶴立雞群的。

    可是這樣的男人,對她卻是語氣惡劣。

    在親眼見證過他剛剛為了另一個女人著急愛護的模樣后,已經在婚姻里蹉跎了幾年的步歡顏徹底歇斯底里了。

    她就算是性格不好,可她對他的愛是真的啊。

    當初他背地里坑害她們家公司的時候,她從來都沒有抱怨過他,他怎么就能這么狠心的對她的愛視而不見呢。

    岑喬安撫好回過神的萌萌后,就被剛剛撞到她推車的女人,此時正用著一抹哀怨的眼神看著商臨均。

    心里頓時回過味來。

    只怕這女人,又是不知道從哪里過來打算勾搭商臨均的野花吧,現在的人還真是有當小三的癖好。

    岑喬覺得自己身為正宮,應該好好維持下自己的地位。

    不然那些阿貓阿狗還真的一溜煙的全部湊過來。

    岑喬把安靜起來的萌萌遞給商臨均,一向寵愛女兒的商臨均本來還因為忿人頗為威嚴冷淡的一張臉,看到乖乖巧巧的女兒時,立馬秒變慈父。

    手熟練的把萌萌抱好,一邊和女兒輕聲嘀嘀咕咕“萌萌快看,媽媽要發大招了?!?/span>

    萌萌眼睛眨巴眨巴,好奇的眼神看了過去。

    岑喬對于別的女人對于商臨均的虎視眈眈已經不舒服很久了。

    他是她的男人,是她的私有物,豈能給別人用眼神進行不明意味的騷擾。

    這次,岑喬要直接把這個女人的心思直接掐滅。

    岑喬彎下腰,在倒下的推車里東翻西檢了幾下后,拿著一個大大的鐵勺,氣勢洶洶的朝著她走過去。

    “你,你想干嘛”步歡顏氣勢頗為虛,她已經很久沒和人吵架了,現在已經沒有年輕時那份和人爭吵的霸道了。

    更何況她腦子還沒有昏到看不清現在情況的地步。

    商臨均是誰,就算是最近他的公司被人拼盡全力去摸黑,仍不是沒有一點作用。

    剛剛是一時沒有清醒,現在醒回神來,卻暗自著急起來。

    看著長相嫵媚長得和狐貍精一樣的女人,竟然不和她打嘴上功夫,直接拿起東西來。

    步歡顏更是暗自觀察著從哪個方向逃離會更快些。

    岑喬注意到她的閃躲,心里微微好笑,膽子這么小,還想搶她老公,一招秒了她。
------------

第293章 爸爸是招搖的孔雀

    “這位小姐,你不看路,就直接朝我們這撞過來,最起碼要說聲道歉吧?!贬瘑棠弥F勺,手腕輕輕一翻轉,玩出了花樣。

    步歡顏卻是后心顫顫,把一個鐵勺都能玩的和匕首一樣溜的人,顯然以前肯定是接觸過武術方面的,她可惹不起。

    要不是那天在微博上看到她和商臨均一起上了熱搜,她也不會一眼就認出她來。

    現在想想,深恨當時多嘴。

    只是步歡顏到底不想在商臨均面前對她人卑躬屈膝,她抿了抿嘴,在商臨均和岑喬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倒下的東西也不要了,穿著高跟鞋拔腿就跑。

    超市里還隱隱傳來幾句,會不會看路啊。

    顯然是她撞到了什么人。

    商臨均抱著萌萌走進岑喬,單手把萌萌抱緊,然后伸出大拇指贊賞的比了比“厲害,厲害,不戰而屈人之兵,喬喬你果然是學到了?!?/span>

    岑喬撇了撇嘴,無語道“什么啊,她這明明是欺軟怕硬,害怕了我手中的大鐵勺?!?/span>

    拍了拍珵亮的大鐵勺,岑喬覺得她得多備幾把,用來驅散那些磨人的小妖精。

    惹事的人一走,岑喬和商臨均才終于可以好好的開始買東西了。

    岑喬和萌萌一大一小,一點也不辜負,女人是天生的購物狂這個稱號。

    一個指著零食,一個指著給萌萌的小玩具,不亦樂乎的買買買。

    商臨均無奈的見到一個放一個。

    等到最后付款完后,東西堆的車子放不進。

    好在他早就預料到會這樣,早早給傅叔打電話來這里。

    把東西全部轉移到傅叔開過來的車子里后,商臨均摟著老婆孩子上了他自己開來的車。

    一向深沉冷淡的臉笑成了一朵花,比起不冷不熱的他更是溢滿吸引人的魅力。

    岑喬抱著萌萌白了他一眼。

    還暗暗的告誡萌萌說“爸爸現在就是一個招搖的孔雀,萌萌以后要是遇見這種男生,可千萬要避著點?!?/span>

    完全不明白媽媽再說什么的萌萌聽話的點點頭,讓商臨均一臉黑線。

    回到家之后,岑喬把萌萌放下來后,就把那些擺在大廳的東西和莫嬸一起搬入了廚房。

    莫嬸本來還奇怪著小夫妻買了什么東西。

    等到岑喬打開后,也難得啞語了。

    她抽了抽唇角,問起夫人“家里不是有廚具嗎怎么還買了一副新的?!?/span>

    岑喬一邊把買來的電飯鍋,菜刀,炒鍋,鍋鏟,微波爐等等用具一一拿出來,還有空的伸過頭來回復莫嬸笑著說“我看臨均最近閑著沒事干,上次他不是想做菜給我吃嗎可是”

    大概是想起了上次慘烈的狀況,岑喬無奈地搖了搖頭。

    “現在特意給他準備了廚具,沒事的時候,可以讓他試試學著,不然我可真承受不住他時不時的驚喜?!?/span>

    好吃的菜對于人才會有驚喜,至于那種黑色料理,吃一次就夠了,餐餐吃,還是好好讓他學著吧。

    當然為了讓他吃些甜頭,岑喬難得自己下起了手。

    等到晚上吃撐的商臨均牽著岑喬的手在房子花園里散起步時,商臨均對于喬喬今天突然下廚難掩好奇的問“怎么突然想起下起廚來,你不是不喜歡進廚房嗎?!?/span>

    女孩子大概都是這樣,飯菜會做,但是在油煙味遍布的廚房里卻會下意識的敗退。

    因為廚房不只是容貌的黑手器,更是嗅覺的大殺器。

    岑喬摸著肚子,語氣懶懶的說“還不是因為你啊,這是給你的獎勵?!?/span>

    商臨均一聽岑喬是為了自己,珍惜的眼神看著她說:“以后不要這樣了,我不缺這么一兩餐的飯,與其讓你做不喜歡的事,還不如讓我來?!?/span>

    不過商臨均很快就想到了他那慘烈的廚藝,悻悻的不敢在提這個話題了。

    可是岑喬等他這句話已經很久了,現在好不容易他主動說起,立馬拉住他的手,興高采烈道“臨均你說的是不是認真的啊,你真的愿意給我一輩子做飯?!?/span>

    商臨均自然是愿意的,寵溺的對她點點頭。

    得到肯定答案的岑喬立馬牽起他的手就往廚房走。

    不知其意的商臨均被迫跟著她的腳步。

    只是在看到廚房里煥然一新的模樣后,他無奈的撫了撫額“你這是早就給我挖坑了啊?!?/span>

    岑喬也不隱瞞,相反還挺驕傲的,對于每天晚上要被商臨均翻來覆去的折騰,白天他還時不時的來騷擾她,岑喬覺得還不如找個事給他消耗那些多余的精力。

    商臨均倒沒有岑喬想的那么遠,他還以為她就是想吃他做的飯。

    她想要的,他又怎么會不給呢。

    所以商臨均一邊抱著她蹂躪了一會,一邊矢口答應了。

    從第二天開始,商臨均就開始每天下班回來的必備功課做飯。

    等到言封因為聽到了一些消息來找他的時候,只覺得皮膚細膩的老商,莫名的油膩了些。

    “呦呦呦,老商,你這是下田苦干了嗎臉黑的,漬漬?!?/span>

    本來就覺得自己的容貌似乎大減的商臨均眼神黑的發沉盯著言封不說話。

    被盯得后背發涼的言封立馬舉手投降。

    得,不說了總成吧。

    言封無辜的看著老商,只覺得這人氣勢真是越來越讓人害怕。

    “來公司找我干嘛?!鄙膛R均一邊手寫著剛剛看完的文件,一邊問起不請自來的人。

    無事不登三寶殿。

    商臨均很確認這話放在言封身上,真是在正確不過的真理。

    言封這才認真了起來,從懷里掏出一個信封,把它放到了商臨均的辦公桌,手指敲的噔噔作響道“這里面有你最近在查的消息,老商,作為兄弟,我可夠意思了吧?!?/span>

    認真不過一秒鐘,又變成了得意洋洋的紈绔子弟。

    商臨均一邊拆開信封,發現里面一沓都是步歡顏和上次他在康復中心見過的那個女人的照片,里面兩人吵得面紅耳赤,顯然關系不好。

    但是從她們倆走在一塊拉拉扯扯的樣子來看,就知道她們的關系,只怕不只是熟識那么簡單。
------------

第294章 金屋藏嬌

    商臨均看完照片后,把照片重新放進去封好。

    “我找這事的消息你都察覺到了,你說,敵方的人會沒有察覺嗎這些東西就不會是他故意放出來混淆視線的?!?/span>

    言封頓時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很不好意思道“我這是鼻的南雨才問道的,你也知道我擔心老姜,南雨耐不住我的糾纏,就隨便說了一句?!?/span>

    商臨均嗤笑了一聲“只是隨便說了一句”

    言封頓時心虛,不敢去看老商的眼睛,話卻是輕輕的應“好吧,不只是一句?!?/span>

    商臨均當然知道他到底不是飛翼門的老大,沒法像一凡那樣吩咐他們做事,也沒有天天逼著他們要事情的消息,只是當初他為了不讓言封攪合進來,特意做出生他氣的樣子,卻沒料到底下的人私自告訴了他。

    現在人已經攪合進來,商臨均自然不會在勸,只是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和言封說清楚后。

    不在嬉笑著的言封聽出了他的意思“我們現在只要把步亦臣逼出來,就可以抓到整件事的罪魁禍首了?!?/span>

    商臨均搖了搖頭“他不需要逼,時間到了他自然會出現,我們現在能做的,唯有等待?!?/span>

    言封也算是被老商這不急不忙的樣子給戳到了,不過他倒沒有多說,反倒說起另一事“我可是聽說姜煢煢上次過完生日后,被一條小野狼纏上了,老商,你說我們要不要在老姜失憶的這段日子好好保護他的小口糧,以防被小野狼給叼走了?!?/span>

    商臨均可不想摻和,直接拒絕道“要去你去,我閑著沒事干,去關注她?!?/span>

    言封還想在勸,門外的人一聲不響的推開了門。

    今天穿了一套藍色小套裝的岑喬婀娜多姿的走進來。

    言封頓時下意識的吹了聲口哨,腿垂在下面的商臨均立馬一腳踢了過去,暗罵道“對你嫂子,放禮貌些?!?/span>

    言封立馬正經起來。

    他就說老商怎么突然金窩藏嬌了,原來還是以前那個。

    上次被忿了之后,言封也是好好的查了下事情的來龍去脈,在了解到她確實是當初的岑喬,只是整了容,加上失去了記憶,才會和從前完全不同。

    要言封說,以前的他并不太待見她,他始終覺得她骨子里有些傲,可他一點也沒有看出她傲的資本,甚至對她還有些嗤之以鼻,覺得這女人太裝了些。

    雖然后來她因為出了事,大家都以為她死了。

    沒想到,又回來了,言封真覺得她還真是老商的克星。

    控制他的喜與樂,悲和哀。

    不過看著臨均較之三年前顯然變得更有人氣的模樣,他卻是由心里感激她的。

    所以岑喬端著咖啡走過來的時候,言封從位置上站起來,然后禮貌的彎了彎腰,大喊“嫂子好,我是言封,老商最寵的兄弟?!?/span>

    介紹的話一如既往的自戀。

    岑喬被他這副模樣嚇了一跳,滾燙的咖啡都搖晃了一些出來。

    商臨均立馬掏出懷里的巾帕小心的敷在了她的手上,眼神里的珍惜與傷痛看的言封傻眼。

    岑喬卻是習慣他這樣了,只是在站著外人的時候,她卻難免生出些不好意思。

    輕輕嘟囔著“沒事,就一點咖啡能燙著什么?!?/span>

    商臨均最不樂意她不珍惜自己,張口就是一句“它燙到了我的心上?!?/span>

    言封聽的頭皮發麻,雞皮疙瘩遍布。

    心里臥槽,不斷刷屏。

    這還是他冷淡無趣的老商嗎這情話,他都想給他點一百個贊了。

    莫名吃了一嘴狗糧的言封,覺得他簡直空虛寂寞冷。

    可是這還不是最讓他悲傷的。

    悲傷的是,商臨均把岑喬端過來的咖啡隨手放在一邊,然后把人橫抱著直接抱進了辦公室里的休息室,房門未關緊,好奇心起的言封只不過偷偷的溜過去看了一眼。

    就被里面的畫面閃了一臉。

    商臨均手握著岑喬白皙的手,以唇寸寸撫慰剛剛被咖啡燙過的傷痕。

    那仿佛敬仰的喜愛,實在是令言封再也堅持不下去,拔腿就跑了。

    連他最后還想說的話,都給忘了。

    因為岑喬臨時被燙了手,商臨均下午直接帶著她去醫院檢查了一下,好在醫生說沒什么問題,他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只是在岑喬說著要回公司的時候,商臨均直接拒絕了。

    美其名曰,雖然燙傷的不嚴重,但是為了不讓我心慌,你還是回家好好休息吧。

    休息她可以理解,可是他陪著她一起休息是怎么回事。

    岑喬看著坐在她身邊,興致勃勃正在說話的商臨均只覺得他最近是越來越散漫了。

    還沒等她說些什么,莫嬸突然走過來說“夫人,門外有個男人說想要見你,他說,他叫商云?!?/span>

    對于商云的存在,知道的人還是很少的,畢竟他幾乎沒有出現在商家人面前過。

    本來臉上帶笑的商臨均頓時臉一黑,抿著嘴,明顯的不悅。

    岑喬倒是站了起來,感激的和莫嬸說“確實是我認識的人,謝謝莫嬸啊?!?/span>

    然后打算出去看看。

    商臨均立馬跟上,還把剛剛松散開的衣服拉好,整個人看著氣勢洶洶的時候,才快步走上前。

    岑喬看到他一起來還有些奇怪“臨均,你跟著我干嘛,阿云他來這,說不定是要和我說什么事,你不用這么緊張吧?!?/span>

    最后一句略帶著打趣。

    商臨均卻是大掌收握住她的手,一臉不虞道“我就是緊張,畢竟他一個單身人士老是來騷擾已婚的你,實在是目的不純?!?/span>

    岑喬也是無奈,但是勸說服他肯定是不可能的,只好讓他跟在身后。

    站在門口的商云本來還想在見到岑喬后,打些感情牌,好讓回國后,就生疏起來的關系拉近一些。

    沒想到,商臨均竟然也在。

    只好臨時改變計劃。

    商云溫柔的對岑喬說“喬喬,商先生,好久不見?!?/span>

    喊商臨均自然是順帶著的。

    只是在人家的地盤,商云自然不會如此沒有禮貌。

    即使知道他和岑喬已經不再有可能,他也不會允許他在她心里的形象留下污點。
------------

第295章 已經是別人的妻子

    面上誰都能裝,商臨均見他笑的溫和,也不動聲色的轉換了表情。

    微沉的嘴角一勾,紳士的輕笑“的確是有許久不見了,上次見面的時候,莫小姐還在你身旁,這次怎么沒有和她一起來?!?/span>

    不動聲色的戳人傷口,商臨均運用的極為純熟。

    站在一邊看著他們二人明明是心平氣和的說話,卻只感覺氣氛越加的凝重,連忙拉了拉商臨均的手,示意他適可而止。

    在商臨均生氣的蹙起眉,她柔軟纖細的指尖輕輕的在他手掌心微微的劃了一下,商臨均心上一陣收縮,本來不悅的心思迅速被她這一小動作給撫平了。

    站在商云的位置是看不到他們兩偷偷做出的小動作的,他還以為岑喬是站在他那邊的,心里正洋溢著無法言說的喜悅。

    卻被岑喬的下一句話直接打擊道了。

    “阿云,你今天來是有什么事嗎”

    岑喬眼神帶著明顯的疑惑,像是奇怪他的不請自來。

    商云心思一滯,臉上卻笑了“怎么了,我沒事還不能來看你了?!?/span>

    岑喬不明白他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身為臨均的妻子,她自然更會站在他的身邊。

    即使不愿傷害到他,岑喬還是極為堅決道“阿云,我現在是有夫之婦,即使是和你見面也是要注意些的?!?/span>

    “是啊,你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了?!鄙淘颇樕系男氐资チ?,他喃喃囈語了句。

    然后迅速收起了那一絲脆弱,面對商臨均道“我聽說姜先生出了事,還是和我手下的人產生糾葛后發生的,我知道你們恐怕以為是我在背后下的黑手,不過這陣子,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在私下調查了一番,倒是發現了一些證據?!?/span>

    商臨均這才正色道“進去說吧?!?/span>

    三人對坐在沙發上后,商云也不在說些與那無關的事,直接拿出他的手機,把手下人發給他的資料遞給了商臨均。

    岑喬和商臨均坐的很近,自然也可以看到上面的東西。

    商云發來的證據是當天出事時的監視證據。

    朝著姜一凡下手的人戴著一頂棒球帽。

? 上一篇 下一篇 ?
網站分類
推薦
2012中文在线观看免费高清_最新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_欧美日韩精品不卡视频_免费老师穿黑色丝袜啪啪网站